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简曼楚云辞 > 第一章

简曼楚云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绵绵自幼父母便因为事故双双去世了,白家老爷子也因此更加加倍的疼爱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公主,以至于造就了任性妄为,无法无天就是她的行事作风。

这一切意外的变故在她成年的这一年——

一场大病,让白老爷子就这样去了,临终前同时也宣布了白绵绵和楚云辞的婚约。

白绵绵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刚成年还没有任何选择就要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甚至年纪比她大了一轮的男人,几次抗议无效后,她心里存了气,所以订婚典礼那天在堂姐的怂恿下直接驾车逃婚了。

只是不想……事故也因此发生……

年轻的白绵绵在她十八岁的那一年因为向往自由的爱情失去了生命,而那个被爱情背叛了后饱含着怨恨的简曼却意外的在这具躯体里重生了……

简曼沉默的消化着陌生的记忆,机械般任由着鱼贯而入的医生护士给自己做着各项检查。

良久,医生才客观的道:“没什么大碍,患者因为车祸脑部受到了撞击所以记忆有所缺失或是混乱是正常的,所以短时间内最好不要也受太大的刺激。”

失忆?

楚云辞的目光停留在面前这个目光呆滞的女孩身上,半响,收回目光冲医生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医生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病房的门关上,屋内再次剩下面面相觑的二人。

楚云辞受不了女孩那跟防狼一样的眼神,解释道:“我不会伤害你。”

简曼盯着他,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的揪在一起,沉默片刻后呐呐的开口:“我,我想回家。”

女孩儿的声音清脆稚嫩,又带着胆怯和不安。

楚云辞一怔,随后轻声遗憾:“你爷爷已经不在了。”

简曼心中一凉,这才如梦初醒。

是了。

白老爷子去了,她早已经没有了真正的家,而如今,她也已经不是简曼了,她还能去哪儿?就算回去了,原本的家又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处?

想起被背叛和惨死的经历,白皙的脸上闪过隐忍和痛苦,更多的是无助……

偌大的病房一时间陷入了沉寂中。

楚云辞沉默片刻后说:“我让人熬了汤,正好刚送来,你喝一些吧。”

简曼垂眸,难掩悲伤。

这时,不知道是刚进来的护士看屋子太静了想要缓解气氛还是如何,顺手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传来了沈家继承人沈家明刚出院的消息,简曼闻声抬头,两个熟悉的身影紧接着出现在她的眼前。

面对镜头,沈家明苍白的脸上那通红的眼眶额外明显,一旁的姚雪晴挽着他的手臂轻拍了拍,像是在无声的安慰,她整理着情绪,哽咽说:“家明这次能康复多亏了老天爷厚爱,只是……曼曼的去世我们也很遗憾……”

心脏狠狠地刺痛了一下,刚接过的鸡汤一时没拿稳,哗啦的全都倒在了床上。

简曼手背被烫的一片通红,可她宛若察觉不到一样死死的盯着电视机里人。

老天爷厚爱?

他们可真的说的出口啊!

究竟是谁将她的心脏生生的挖了出来换在了沈家明的身上他们是忘了不成?!

双手被她紧紧的握成拳,尖细的指甲嵌入了掌心。

“呀!”护士眼尖的看到,惊呼了起来,“白小姐你的手……”

简曼正沉浸在滔天的恨意中,不料,电视画面突然漆黑,一旁男人有些微凉的手贴了过来,指尖无意间触到了手背,这才让她想起来被烫红的手。

楚云辞沉冷的声音落下,不容拒绝的吩咐着:“去叫医生。”

小护士浑身一寒,不敢迟疑仓皇应着逃离,好在烫的不严重,医生看过后开了些烫伤膏就走了。

楚云辞想起方才的异常,狐疑的看了简曼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认识他们?”

简曼一怔,她紧紧的揪着床被,压下心头的复杂否认:“不认识。”

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从未见过他们!更不愿认识他们!

“我去让人给你换一床被子。”气氛骤然冷到了冰点,楚云辞觉得她是还沉浸在适应陌生的环境和失去至亲的悲痛中便借口离开,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前脚刚走,病房的门突的被推开。

简曼原以为是楚云辞,不想几个身影涌了进来。简曼迅速搜刮着记忆,一眼就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那挂着担忧和不安的人正是当初苦口婆心的劝白绵绵逃婚的堂姐白芷柔。

白芷柔一个扑身上来就握住了简曼的手,红着眼眶庆幸:“绵绵,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老爷子去了后,白家剩下的都是旁系的,而这沾带了些关系的个个都是狼子野心,所以才会再临终前想到将白绵绵交付给他信得过的楚云辞。再联想一下白绵绵出事时刹车失灵的“巧合”,也并不难猜出其中有一定的关联。

也是在将死之时,白绵绵才知道白老爷子的苦心——

他并非不疼她,也并非不管她的日后了,反之,他早已经为她铺好了一条路,寻了可以庇护她的人。

可惜,等她意识到时,还是晚了。

想到这,简曼心中冷笑一声,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她的动作。

白芷柔的手僵在半空,还不等尴尬就听到病床上传来疏离的话语:“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白芷柔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无辜的简曼,星眸清澈,不像装的。

“绵绵,你不认识我了吗?”白芷柔暗暗捏紧了拳,看了看身后跟着来的二人拉拢道,“我是你芷柔姐啊,这是你的大伯和大伯母,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啊!”

简曼低下头,躲着她的亲近,但嘴上却更加委屈的说:“对不起,医生说我撞了脑袋,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着她这柔柔弱弱的模样,白芷柔心中刚升起的火骤然灭的一干二净了。

她原本还以为她这次不死,醒来一定会怀疑到她的身上,不想竟然连老天爷都站在她这边。

白芷柔放下心,身后的大伯母双眼也跟着一亮,然后拍了拍大腿惋惜起来:“哎呦,瞧瞧这可怜的哟,白家刚没了老爷子,你又出了事什么都记不得了,那往后白家可怎么办啊!”

明里暗里的都在提醒着什么,简曼眨了眨眼,正要装蒜,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

一道清冷的身影立显,楚云辞好整以暇的看着屋内图谋不轨的白家人丝毫不给面子的沉吟道:“绵绵不需要你们担忧,还有,白家日后到底怎么样也还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


简曼楚云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