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一章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概是周琅这几年过的太过顺利,老天爷要给他制造一些障碍,他在印度进行商务考察间隙,鬼使神差的突发兴致去著名的恒河边散步,谁想毫无征兆的跌落河中,只看到助手在岸上大喊大叫,周琅很想游上去,他游泳的水平算不上好,但也不至于在平缓的恒河中无能为力,可是他惊慌的感觉到自己身上好像背着千钧重担异常沉重,被拖在河水中渐渐漂远。

在混浊的夹杂着各种生活垃圾的神水中沉沉浮浮,意识在渐渐模糊,脑子里不断的闪过一些记忆片段。

他这个人,可以被称作一个企业家、创业者,或者叫做冒险家,也可以叫做掮客,投机分子甚至骗子。他有着烫金的履历,国内名牌大学毕业,在西方名牌大学镀金。他本可以找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甚至在国外的跨国巨头里面谋取一个稳定的职位。

但他不是那种安分的人,早在留学期间,他就开始了创业。在导师的风险投资下,搞过互联网公司,趁着互联网泡沫,出售了没有什么内涵的网站,博取了第一桶金。毕业后拿到国内政府基金的支持,在国内开始二次创业。可互联网泡沫破裂了,破产之后的他并不甘于给人打工,而是开始转型做实体。

他运气很好,碰上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昂,中国正是最大的买家。但他还是没有按照常理出牌,在互联网时代培养的虚浮心态,让他无法安心下来慢慢做实业。他也不可能在国企巨头垄断的国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所以他的业务还是赚快钱为主,而且做的有些不地道。

他利用国企巨头们热衷于出海的盲目国际化心态,经常收购一些国外的废弃矿产资源,经过一番包装,做一些漂亮的数据,找一些国际勘探公司出具夸张的鉴定证书,然后转手高价卖给国内的矿业巨头牟利。

这次之所以来印度,就是因为全世界刮起了一股印度热,大家都认为印度会创造中国在之前三十年所创造的经济奇迹,因此投资印度的热浪经久不息,而中国人是最喜欢凑热闹的人群,所以筹划投资印度的中国企业如过江之鲫,周琅就是看中了这股风潮,恰好他曾经做过印度的矿业,于是决定来印度考察,想借这股机会捞一笔热钱。至于如何操作,那简直太简单了,在印度成立公司,包装成新兴企业,短期内烧钱烧出一定的热度,然后卖给国内的心理同样虚浮,对印度又不够了解的互联网巨头们,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熟门熟路了。

可能是亏心事做的多了,老天要收了他,结果莫名其妙的掉进了印度人的神河里。

周琅的意识好像消失了,但又好像一直存在,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状态,如同老僧的禅定,这种状态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宇宙诞生,好像天地开辟,时间出现了,他的感觉也出现了。

他感觉到有人在拖动他,慢慢有了触觉,他感到了痛,显然拖动他的人或者东西有些粗暴。

他看到了光,然后是影,他的视觉恢复了,一个光着膀子,穿着类似短裤的服饰的一个光脚印度人拉着他的一只胳膊,正往岸上游泳,那人的动作随意,丝毫没有拖着一个人的模样,倒更像是拖着一件死物。

周琅被拉上了案,扔在了岸边,印度人坐在他身边喘着粗气。

尽管被粗暴的对待,但周琅并不生气,因为他知道这个印度人救了他,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见义勇为将他从大河里捞出来的好人,他下定决心等自己回去后一定好好报答他,但现在他却没有丝毫力气,几乎用出了全身的力气,他也只是用印地语说了一句“谢谢”。

一声谢谢,把救命恩人吓了个半死,惊惶半天才发现了周琅,跟周琅的眼睛短暂的对视后,救命恩人惊恐的跪在地上五体投地,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一个小时之后,周琅就了解了大概的情况。

他的叫名恩人名叫维木拉,是一个专业的收尸人,这种人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是社会精英,比如在中国,虽然大家不至于歧视这种人,但绝对不愿意过多的接触,可中国人更多是出于一种恐惧。在印度则不然,印度的收尸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而是一种特定身份的人群,他们被称作不可触摸者,俗称贱民。

维木拉就是一个贱民,贱到什么程度?他能从事的工作只能是收尸,扫垃圾之类的,连伺候人,给人当仆人这种工作都没有他的份,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他走路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以免踩到别的高种姓人的脚印,他也必须随时注意路人,以免自己的影子扫到别人,因此一旦遇到别人,他往往只能缩到角落,等别人都走过了,他才敢继续上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轻则一顿毒打,重则丧命,而且政府和法律都不会追究。说白了,他没有任何人格,社会地位远远比不上一头牛。

不过周琅依然很感恩,只是心里郁闷,因为他是作为一个“尸体”被维木拉拖上来的,维木拉以为他死了,所以将他拖起,最后见到他是活的,所以吓坏了。当周琅明白这些情况,并且发现自己身边有一顿死猪、死狗,他就被放在其中的时候,吐了一个昏天黑地,不吐不行啊,鬼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印度人的神河水,而那水里都有什么,又只有鬼知道,反正看着这一大堆尸体,周琅就是恨不得将肠胃都翻出来洗一洗,当然绝不会用恒河水洗。

弄清楚的另一件事则让周琅感到一些惊慌,又感到一些刺激,他心中基本认定他所处的时代已经不是之前的时代了,通俗点说那就是他穿越了。恒河水流淌了几万年,他在恒河中逆流了几百年。

之所以确定这点,除了维木拉告诉了他具体的年月,此时是西元1792年,还有周琅自己的发现,他没看到任何现代元素,满大街看到的都是穿着印度传统服饰的人,尽管这种服饰在后世的印度依然很常见,可任何现代元素都没有,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某一个穷乡僻壤,但这里可不是什么穷乡僻壤,而是加尔各答。

1792年的加尔各答,作为统治者整个孟加拉的英国东印度公司总部的加尔各答。

等等,为什么维木拉这个印度贱民会知道现在是1792年呢,会知道西方人的纪念方式呢,周琅不由得看向了依然没有摆脱惊恐的救命恩人。

“你认识英国人?”

周琅十分认真的问道。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