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栋梁之才 > 第一章

栋梁之才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作为男人,凌霄认为自己还是很合格的,疼老婆爱孩子不吸烟不喝酒谈了一个女朋友后就谈婚论嫁,直至如今娃六岁他也三十有六。

“粑粑,麻麻今天心情不好,您老人家悠着点。”躲在门后的凌星儿不无窃喜的偷偷报信。

伸手捏了捏女儿粉嘟嘟的小脸蛋,凑过去问,“咋回事,是不是又惹妈妈生气了?”

楼上传来妻子的哭声,凌霄赶紧起身去看个究竟,到底什么事情让她这么伤心。

“你还有脸回来,快说为什么这次评选职称的事情又让给别人,你既然想做雷锋就自个儿高大上去,别带着我们娘俩跟你受罪!”妻子燕燕一边说一边捡手边能够得着的东西朝门口扔来。

老生常谈,凌霄早有心理准备赶紧陪着笑脸上前劝解妻子“你也知道老王家是个什么情况,他比咱们困难.......。”

可无论他怎么说,对于一个已经连着三年牺牲自我成全他人的丈夫,燕燕还是忍无可忍的把他推出了门。

凌霄站在自家楼下仿佛还能看到窗口边女儿凌星儿的小脸,沮丧的摸了摸口袋抬腿往小区门口走去。已是夜里十一点多,来来往往的行人并不多,他突然想买包烟来抽抽。据说那东西可以让人忘却烦恼,虽说这会子的自己仅仅是有几分失落后的惆怅。

“你个老色狼赶紧放开我,前面就到你家了,万一被你那个病秧子老婆看到再把她气死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欲拒还休的嗔怪声入耳软糯绵长。

这种事情也算是见怪不怪,凌霄不是个无聊的人,他打算赶紧离的远远的。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是毫无征兆的飘入耳中,“那个黄脸婆撑不了多久,小心肝宝贝儿我已经评上副高级,等她死了立刻就娶你进门跟着我享福怎么样?”

凌霄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突然站住,耳边回想起这些日子老王找到自己时的哭诉“小凌啊,你嫂子眼看就不行了,你看这次能不能?”欲语还休的无奈,中年男人不如狗,凌霄觉得自己面前仿佛就蹲着一条苍老而可怜的老狗。

然而这只老狗今夜像是发了情的畜生,他正搂着一只同样发情的母狗在路边亲亲我我。

“砰”女司机紧跟着发出一声响彻夜空的尖叫,“是他自己突然横穿马路的,不是我,不是我!”

老王顺着喊声看了一眼,嘟囔着“晦气”赶紧搂着吓坏了的小情人迅速离开。

“公子,公子您这是怎么了,可别吓唬老奴啊!”身为在凌家做了几十年的老管家,福伯苍老的像是一只随时可能散了架子的老马,差颤巍巍的扶起昏倒在地上的小主人。

听到耳边有人喊自己,凌霄本要飞散的灵魂再次合拢来,好死不如赖活着,否则岂不是让坏人活的更加心安理得!

“公子您是不是饿坏了,老奴讨了块饼子还带芝麻的您尝尝,吃了芝麻饼就不饿了还可以继续好好读书出人头地。”福伯抖抖索索的从怀里掏出饼子来送到小主子的嘴边。

凌霄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苍老而慈祥的面容,只是他的头发是怎么回事?转而再打量起周围,雕花的红木门窗,红砖绿瓦的庭院,院中一棵梅花正怒放着满树的花朵。

就这样时年三十六岁的大学理学院讲师凌霄穿越了,到了一个未知的朝代未知的地方成为一个未知身份的少年,只是这位貌似因为饿死而被自己顶包的主人生时也活的很是凄惨。

凌霄愣愣的看着福伯,“老人家是?”

福伯举着芝麻饼的手悬在半空中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突然身子一抽一抽的大哭出声,“小少爷,难道你连老奴也不认识了,我是福伯啊!”

凌霄不由得打了个颤,赶紧扶起痛哭不止的福伯连声劝慰道,“您先别哭,我就是一时摔糊涂了忘记很多事,您老好生给我说说也就想起来了。”

“真的?”福伯一张老脸上还挂着浑浊的老泪。

凌霄忙点了点头,笃定的回答,“真的!”

听福伯唠唠叨叨数着老黄历掰着指头说了半天,凌霄却跟着傻了眼。现在是大顺朝,咱们家啊祖上是都是秀才,到了老爷这辈好不容易考上举人。谁知天不遂人愿,喜报到的那天老爷暴毙。夫人丧父之痛自然悲愤万分最后也跟着走了,留下一个老奴和尚在襁褓中的小主子一同过活。

这么多年来福伯靠着变卖家产供养少爷,凌霄也算是懂事听话继承祖业,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那我现在多大年纪了?”凌霄顺嘴问道。

福伯顿时瞪大眼睛一口气险些上不来,吓得凌霄赶紧替其顺气拍胸解释道,“我就是一时糊涂了,离傻还远着呢,您老人家不必担心。”

眼下这位可算是这一世自己唯一的亲人,凌霄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惶恐与迷茫过,简直把福伯当做亲爹来看。

“那就好,那就好。小少爷是老奴看着长大的,你出生那天啊算命先生说天上紫微星下凡落到咱家,以后是一定要成为国之栋梁的!”

“那我现在到底多大了?”

“少爷如今已是二十有六,八岁便中了秀才,虽说参加了六次乡试皆未能如愿,但是算命先生说自今年后劫数已尽。少爷只管放心好生温书,一切都交给老奴打点。”

凌霄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天啦撸的,上辈子自强不息勤勤恳恳自认上不愧于父母,下不负妻儿。沦落到这世竟然是个资深啃老,而且一啃就是十八年。

再看福伯手里捏的那块芝麻饼,两行热泪忍不住落了下来,“您老人家先歇着,科举考试的事情暂且放一放,咱爷俩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口腹之欲。”

“不可,少爷乃是秀才出身堂堂的读书人,岂能为这些俗事所累!”福伯抱着大腿不让他走。

凌霄也傻了眼,看这情形若是自己非要出去找口饭吃这老爷子得自责而死。

两人正僵持不下,忽听“砰”的一声凌家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跺开。

“还钱,还钱,再交不出银子来就给我滚出去!”


栋梁之才》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