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永恒至尊 > 第一章 李浮尘

永恒至尊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李浮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浮尘,再练十年你也不是我对手。”

  砰!

  练武场上,面容清秀的李浮尘跌飞出去,打飞他的是一个青衣少年。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三招就败了。”

  “这已经是一年来,李浮尘第七次败在李云河手上了吧!”

  “可不是,昔日李浮尘也算是天才,一直压制着李云河,想不到仅仅一年时间,天才就变成废柴了,实力原地踏步不说,人也变得愚蠢了,明知道不是李云河对手,还偏要接受对方的挑战。”

  “这你可就错怪李浮尘了,他从来都是骄傲的人,从不避战。”

  “哎,要怪就怪李浮尘有一个叫关雪的未婚妻,谁不知李云河也喜欢关雪,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偏偏关雪早已被许配给了李浮尘,这多少让李云河不爽。”

  周围传来的幸灾乐祸笑声落在李浮尘耳中是那么的刺耳,以至于他的呼吸也微微急促起来。

  一年,一切都发生在一年前。

  一年前他在李家绝对算得上天才,李云河从来都不被他当成对手。

  但是有一天,他的天赋忽然失去了,确切的说,是天赋不能再用,每当他聚精会神时,头就会疼痛欲裂,那种疼痛,让他根本无法安心修炼,一次交手,李云河察觉到李浮尘实力没有丝毫进步,所以就变着法子邀战李浮尘。

  拳头紧握,李浮尘仰头望天,内心充满不屈。

  “贼老天,我李浮尘怎么得罪你了,为什么要收走我的天赋,你知不知道,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天赋会是怎样的后果。”

  李浮尘心中怒吼着。

  可惜,老天是听不到他内心的声音。

  冷笑的看着李浮尘,李云河心中十分畅快,对于李浮尘,他一向都很嫉妒,嫉妒对方的爹是李家族长,不管是资源还是待遇,都比他好,若是他的爹也是族长,他的成就肯定超过李浮尘。

  现在对方变成了废柴,族长都没法偏帮,要知道李家可不是族长一个人说的算,族长后面还有一个长老会,一旦长老会做出决定,族长都无法更改,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族长说的算,长老会一般不会参与家族事务。

  “李浮尘,我劝你主动放弃关雪,你一个废柴根本配不上她。”

  丢下一句嘲讽的话,李云河转身离开练武场。

  观战之人一个个都走了,只留下李浮尘一个人站在那里。

  远处的亭楼上,一名白衣中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浮尘,爹虽然身为族长,但这种事情,爹也不能帮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看着李浮尘受人欺负,他这个做父亲的,比谁都难受,可是他很清楚,一旦他替李浮尘出头,李浮尘将遭受更多的屈辱和愤恨,在这个强者为尊、等级森严的世界,一切都要靠自身实力说话,外力或许能让他表面上风光,可是暗地里,谁知道会有多少人不屑嫉恨。

  夜深如水,李浮尘盘坐在蒲团上,努力修炼着红玉功。

  红玉功,李家唯一的黄级高阶功法,共分七层境界,一年前,李浮尘已然修炼到第三层,可惜这一年来,寸步未进,而李云河正是趁着这一年时间,把红玉功修炼到了第四层,这才能碾压他。

  “啊!”

  尽管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脑袋的疼痛依旧让李浮尘忍不住惨叫起来。

  这种疼痛,比肉体疼痛厉害一百倍,那是源自灵魂深处的疼痛。

  身上汗水淋漓,李浮尘不甘的睁开眼睛,嘴唇因为牙齿紧咬的缘故,鲜血流淌下来,触目惊心。

  “还是这样吗?”

  李浮尘至今都无法理解,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外在的屈辱对他而言是一个打击,但是这种一无所知对他而言更是一个打击,就好像有一条蚀骨毒蛇,一点点侵蚀着他的骨髓,等到他察觉时,骨髓早已被吸尽。

  夜色散尽,天亮了。

  一大早,李家来了一位客人,是关家族长关岳。

  议事大厅,一身白衣的李天寒热情的迎了上去。

  “关岳,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关岳身高近八尺,虎背熊腰,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今日闲着无事,过来看看,对了,最近浮尘怎么样了?”

  “他,还是那个样子,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希望他能挺过来。”

  李天寒神情有些黯然。

  “不急,或许只是一时的,我相信他能挺过来。”顿了顿,关岳从怀里摸出一支玉瓶,“这里面是一颗养神丹,或许对他有些用处。”

  “养神丹?”

  李天寒没有去接,一脸疑惑。

  养神丹可不是一般的丹药,而是黄级高阶丹药,一颗价值数千金币,对方女儿虽然和浮尘有婚约在身,但毕竟还没过门,送这么珍贵的丹药,让李天寒有些摸不着头脑。

  关岳不高兴道:“只是一颗丹药而已,怎么,看不上眼?”

  “不是丹药的事情,关岳,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多年的老朋友,李天寒知道,对方应该藏着事情。

  把玉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关岳难以启齿道:“天寒,我过来,的确有事情和你商量。”

  “说吧!我听着呢!”

  李天寒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清了清嗓子,关岳道:“就在一个星期前,小女关雪的修为突破到练气境七重境界了。”

  “练气境七重?”

  李天寒倒吸一口冷气,关雪和李浮尘同岁,今年十四岁,十四岁练气境七重境界,如果不是知道关岳为人,李天寒肯定以为对方开玩笑,要知道李家第一天才,今年十五岁的李云海现在也就练气境六重境界,而李浮尘和李云河更是只有练气境四重境界,相差足足三重。

  “我记得她半年前不是刚突破到练气境六重吗?”

  李天寒问道。

  关岳苦笑道:“小女天资聪颖,竟然把我关家的水月诀修炼到了第六层境界,你也知道,一定程度上,功法比修为等级更难突破,我关家能把水月诀修炼到第六层境界的,无一例外,全都是归元境武者,没有一个练气境武者。”

  “真是妖孽啊!”

  李天寒内心感慨。

  “天寒兄,小女已经被沧澜宗收为弟子,所以,这婚约恐怕无法履行了。”关岳也不藏着掖着了,开门见山道。

  李天寒眉毛一挑,“他们年纪还小,现在谈婚约太早了一点,可以几年后再说。”

  关岳认真道:“这也是小女的意思,希望天寒兄成全。”

  李天寒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睛紧盯着关岳,“怎么,你关家是想悔婚?当初主动提出订下婚约的可是你关家,如今却是你关家第一个悔婚,你们把我李家当成什么了,把我李天寒当成什么了,是不是觉得我李家没落了,不值得你关家来联姻。”

  “天寒兄,我关家会做出补偿的,这一颗养神丹你先收着,过几天,我关家会把云雾城最好的关家酒楼让给你李家。”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关岳反而放松了一些。

  是的,对方说的没错,联姻也要有价值,李家已经连续十年没有人进入沧澜宗,而关家蒸蒸日上,几乎每隔两年就有一两位关家子弟成为沧澜宗弟子。

  今年关雪更是提前成为了沧澜宗弟子,要知道能被提前招收为弟子的,哪一个没有远大的前途。

  如果仅是如此,关家也不会这么着急的提出解除婚约,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家身为云雾城四大家族之一,实力还是很强大的,不比新兴家族关家弱。

  可惜李浮尘太不争气了,本来天赋还算不错,一年前不知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天赋居然消失了,一个废人,如何配得上天之骄女一般的关家第一天才,这是关家不能容忍的。

  何况关雪本身也对这门婚约不感兴趣,早已不止一次提出要解除婚约,被他一直压到现在,他自认为已经对得起李家了。

  “丹药和酒楼,我李家都不会要,我李家还丢不起这个人,关岳兄,这是我最后一次称呼你关岳兄,从今往后,你我再无交情。”

  李天寒彻底心寒了,关家能崛起,当初少不了李家的帮忙,他如何也想不到,对方会过河拆桥。

  “天寒兄,话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这次是我关家不对,先行告辞了。”

  深吸一口气,关岳起身离开。

  “丹药带上。”

  李天寒手一挥,无形劲气逼发,玉瓶飞向关岳。

  伸手接住玉瓶,关岳沉默离去。

  咔擦!

  待关岳走出大厅,李天寒生生捏碎了座椅扶手,脸色铁青。

  几日后,关家派人送来了解除婚约的信函,与此同时,整个李家乃至整个云雾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无形中,李家和李浮尘都成了众人的笑柄,茶余饭后,一个个莫不是把这件事情当成谈资,与这个话题相媲美的是关雪成为沧澜宗弟子的消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关家要一飞冲天了,提前被沧澜宗收为弟子,这可是云雾城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永恒至尊》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