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花都妙手医圣 > 第一章

花都妙手医圣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林木~林木你这个不孝子孙…,你对得起我,对的起林家的列祖列宗吗…”

  “爷爷,爷爷我没有,我没有…。”

  “林木你个不孝子孙,我在九泉之下也难以安息,难以安息啊…”

  “爷爷…爷爷…”

  “林神医,救救我…,求您救救我…”

  “林神医,我不想死,求求你救救我~”一张张铁青的面孔,充满了哀求的神色。

  “啊~!”半夜一声惊叫,林木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下的被褥已经打湿了一片。

  微弱的月光,从窗外照在了他的床上。坐在床上的他,双腿微曲,双手顺着额头插在满是汗水的头发里,涣散的眼神中充满了伤悲与无助。

  四个月前…

  翁呜~嗡呜~吱!一辆救护车停在了林木这个小诊所的门口,从车上急匆匆的跳下来一群人。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抬着一个担架,迅速的冲进了诊所。

  “医生,医生!”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急促的呼喊声,传进了正在忙碌的林木耳中。

  “怎么了?”林木放下手上的医经,急忙迎了上去。

  “林神医,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方院长说,现在只有您能救他了。”一个40岁出头的中年人,见到林木就像抓住了一道曙光,上前几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一脸恳求的表情。

  林木抽出手,走到担架前,看了一眼担架上的病人。

  “嗯?”只见他眉头微皱,这老头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林神医,怎么样?”见林木皱起了眉头,中年人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林木摇了摇头,抛开了杂乱的思绪,身手翻开了老者的眼皮看了看,又扒开了老者的嘴看了看舌苔。

  “喝酒了?快,快抬近我的手术室。”林木急忙吹促道。

  几个抬着担架的医生,听到这道声音,急忙抬着病者向后院走去,看那熟悉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林哥,怎么了?”一道亮丽的身影从休息区走了出来,来到林木面前,只是她满脸的倦容无法掩盖。

  “琳琳,换上手术衣、无菌手套,有场手术要做,可能你要晚点休息了。”林木歉意的看着后者,因为他知道,她已经连续工作二十几个小时了。

  “好!马上来。”说完,急匆匆的跑回了更衣室。

  “林神医,我父亲这…”中年人一脸急促,身后的一群人也直直的望着林木。

  “我现在也不敢确保能不能治好,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家属怎么当的,病人之前有过脑血管病变,你们不知道吗?”说完,也不管后者的脸色,带着换好衣服的陈琳,就进了手术室。

  林木不知道的是,当他在手术室里做这场手术时,诊所外已经聚满了人,而且还有这越来越多的皱势。

  “琳琳,骨膜剥离器。”

  “给…”

  “(SBP)≥180mmHg给予降压。”

  “是。”

  “艾司洛尔,静推250μg/kg,25~300μg/kg/min静脉给药。”

  “完成。”

  “输血…”

  五个小时后…

  “呼~!总算完成了。”林木用袖口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琳琳,我出去透口气,麻烦你照看一下。”

  “好。”陈琳看着身心疲惫的他,满眼都是心疼的神色。

  林木拖着沉重的步伐,打开了手术室的门,黑压压的人群,着实吓了他一跳。

  “林神医,您出来了!我父亲怎么样了?”中年男子见林木走了出来,急忙的冲了过去,身后的人们也是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幸不辱使…”

  “林大哥,不好了!”一道急促的尖叫声,从手术室内响起。

  “怎么了?”林木急忙跑回了手术室。

  “ICH破坏脑组织,有炎症反应。可是病人这个年龄,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手术了,可能他挺不过…”陈琳颤抖着声音,眼睛直直的盯着病床上的老人。

  林木无力的闭上了双眼,和死神的这场博弈中,他再一次的一败涂地。

  林木不记得那一晚是怎么走回家的。只记得那一晚,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点满了白色的蜡烛。家家门口挂着白色的布条。

  因为整个春城这些年,唯一一个一心为民的老市长,在他的病床上,离开了人间。

  全城哀悼!

  林木的心里,充满了无力,他救不活老市长,更治不好全市人民悲痛的心。

  ……

  “神医,神医。我算是什么神医?几年的留学又有什么用。只能一次次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病人离我而去,却无能为力。”林木自嘲的笑了笑。

  双脚搭在床边,从床底拉出一个看似笨重的牛皮皮箱。打开皮箱,一本本证书,一个个奖章、奖状,摆在了他的眼前。诺贝尔生理学奖、南丁格尔奖、红十字奖章、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林木一一的将它们抚摸了一遍,目光中充满了坚决。然后拖着箱子走到窗前,拉开窗户,将这一个个奖章、奖状,向窗外扔了出去。

  “嗯?”

  一本破烂的书,让林木的手一顿,因为他很确定,他从来没见过这东西。顺手把它扔到床上,之后抓起整个箱子,朝窗外扔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的林木,从新躺回了床上,从小理想就是做医生的他,在学医上有着惊人的天赋。在经过疯狂的学习和求知若饥的态度中,林木很快实现了理想。可是当理想实现了,却发现理想和自己想要的,相距的是那么遥远。每当想起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神,那一张张悲痛的面孔,他满心充满了愧疚,自责和无力。

  “这不是我想要的…”林木轻声的喃喃道。

  一抹银色,借着月光,应入了他的眼帘。

  毫无睡意的林木坐起了身子,打开了床头的灯,倚在床头上,拿起了那本蓝色印着银光字的破书。

  《林氏壹百零八針》顿时几个硕大的繁体字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林氏针术?爷爷?”林木急忙打开了书。

  像是印证他的猜测一般,一张薄薄的信封从书中滑落而出。他迫不及待的将信封打开。


花都妙手医圣》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fenshuclub.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